大漠深处物探人

  测量是物探施工的第一道工序,图为测量员在沙漠里用纵横交织的测线编织找油找气的经纬。

  物探野外数据采集需要靠人工地震激发产生的能量。为得到地震采集数据,钻井工人要在沙漠里打下一口口炮井。

  钻井工人在野外作业。

  沙漠里用水难、洗澡难。多年来,东方物探持续投入,不断改善野外作业生活条件。图为野外营地配备的淋浴车。

  沙漠腹地寸草不生、寂寞荒凉,逢年过节改善一下伙食,对常年在沙漠施工的物探人来说,就具有了一种仪式感。图为冬至这天,炊事班给大家煮饺子。

  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物探队早已告别了“天当被地当床,围着火炉烤衣裳”的艰苦岁月。图为环境整洁,生产生活设施完备的野外营地。

  寒冬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天地苍茫,干冷的风像刀割一样吹在脸上。在大漠深处,有1600多名物探人昼夜不停地从事石油勘探作业。他们是中国东方物探塔里木物探处2113队。

  47岁的队长董志伟家在河北涿州,是这支队伍的“总指挥”。参加工作32年的他,已经连续在工地上过了14个春节。他告诉记者:“跟我干活的许多班子成员在野外工作的年头更多。”正值冬至,记者在营地的帐篷餐厅里看到帮厨职工正在包饺子。安全员熊德辉一边把捏好的饺子放进盘子里一边告诉记者:“前几天孩子15岁生日,因工作忙忘记和孩子通话,还是孩子妈打电话告诉我的……我参加工作16年,和家人孩子只过了一个团圆春节。现在孩子长大了,理解了我的工作性质。今年的项目工期紧,工作量大,春节又要在工地上过了。”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在寸草不生的沙漠深处,这句话是石油物探人的精神根系。

  该队主营地是由24节白色野营车围成的一个方形院落。住宿车、淋浴车、炊事车、冷藏车、厕所车等各种生活设施齐备,地面用砂石料进行了硬化,是沙漠里的“五星级”宾馆。野外施工营地仍住帐篷,采用水暖后温度可达25摄氏度左右。为了防风固沙和改善生活环境,在营地旁打了一口深水井,野营车周围安装了滴灌设备。记者发现在营地上空数只盘旋的信鸽在这里歇脚,鸽子因有淡水越聚越多。淡水是生存的第一需求。物探人的饮用水是从100多公里外的净化水站拉过来的。炊事班长郭东发说:“队上1600多名员工,每天要用30多方水。淋浴车每周分男女工定期开放两天。一日三餐上,尽量满足来自不同地区的职工和少数民族职工的口味。”项目工区远离主营区人烟罕至,是通讯盲区。沙漠有三“躁”,空气干燥、心情烦躁、脾气暴躁。在沙漠工作几个月后,很多职工患有轻度沙漠综合症。队里联系移动公司在主营地接入了光纤宽带,在营地安装了信号放大器和路由器,尝试使用无人机投送热饭,让野外作业人员感受到吃热饭、打电话、看电视、上网和家人视频通话带来的温暖。

  “如今的工作条件、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但石油人言传身教不忘初心的本色始终不变。我们是找油气的‘先头部队’,在人类生存的‘禁区’,始终是物探人最先用脚步丈量着大地的广度,探寻着地下油气资源的储量”。塔里木物探处党委书记范伍军用几句话概括了中国石油物探人的底色。

(责编:杨光宇、曹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ortagiobags.com